第1卷 风卷残云 第27章 玉蓉俏依然

作者:驿沐柄辛更新于:2017-09-13 15:38字数:3204 来源:阅路小说网

“先点菜吃饭吧!一会再聊事。”看到心仪已久的她仍象过去那样打扮得端庄娴淑有加,我几乎忘了我是来跟梁玉蓉谈她的吧厅转让的。

从厉以东告诉我“前进2012吧”厅是他以他老婆梁玉蓉的名义开的,到梁玉蓉与厉以东离婚的次日她说她想整间转让“前进2012”吧厅,我只到过黄金一代吧厅做过一会市场调研,我对吧厅经营完全是陌生的,我给梁玉蓉的意见,她会听吗?

那天上午,梁玉蓉在电话里跟我说我们见面时再听听我对吧厅经营的“高见”,她需要怎么样的“高见”呢?我想一会再细说民生路的旧城改造项目的相关信息,我相信她是不会坚持转让她的吧厅的。她叫服务员进来,两三下点了菜,才起身去洗手间。

梁玉蓉转身出去时,我注意到了,她今晚穿的这身套装是第一次,当然,我这些年见到她的次数并不多,她的这身黛黑套裙未必是新买的,但是很合身,尽显她的身材优势,该翘的地方翘,该凸的地方凸,跟未婚女无异的。

我们吃过晚饭,梁玉蓉并没有听我的“高见”,而是开门见山,问我多少钱才能接受她的吧厅?说她是真不懂这一行?真想转了了事,也不管民生路的旧城改造会不会给她的吧厅带来增值之类。还说早先的经理是她的大表妹,因为结婚、怀孩子之故,她自己不干了,现在的蔡东宁经理是厉以东的表妹,她本人既然跟厉以东离了,就不好继续用蔡经理来管这个吧厅了,所以她还是想整个转让。

“呃,这事你不要急嘛!就算民生路的旧城改造项目没戏吧!我看过你那间吧厅的财务报表,它还是能够赚些钱的,至于蔡经理,你为什么不先尝试换个人,继续经营下去呢?就因为你不懂这一行?”我在想梁玉蓉非得转让这间吧厅的真正原因,肯定不是因了这些。

“我都说了,我不懂这一行,真的,就算我换了别人当经理,她要是蒙我,我不还是给坑了?所以,我得将它转了才好,你不要,我就转给别人。”梁玉蓉说完对我笑了笑。她笑什么呢?是不想跟我合作吗?马莉在她面前究竟是如何说我的呢?她怎么是这个态度?我的一些想法让梁玉蓉给打乱了。

“你转给别人?你有受让对象了吗?”我不相信梁玉蓉所说。

“有呀!只是这个人跟厉以东有点关系,我怕他们合伙算计我。”梁玉蓉脸露难色。

“谁?”我想我跟厉以东不也有关系吗?梁玉蓉就不怕我跟厉以东合伙算计她?

“我只知道这个人姓李,厉以东说他曾经跟他同学过,换句话说就是他跟你或者跟我也同学过,可我想不起这个人究竟是谁?”梁玉蓉不象是在撒谎。

“姓李,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吗?”我问,我也想不出是谁。

“我给厉以东打个电话问问他叫什么名字?看厉以东是怎么说的?”梁玉蓉说完拔了厉以东电话,一会,她说,“他在通话。”

两人等上一会,厉以东回拔电话过来了。

梁玉蓉问:“你前几天说的李老板,他还有意接我的吧厅吗?”

“他有意接?那他叫什么名字?你给我介绍一下他嘛!”梁玉蓉一会又问厉以东。

厉以东在电话里跟梁玉蓉说了什么,我没有听到,一会梁玉蓉说:“我可以接直接找他吗?要不,你把他电话发给我,好,就这样。”

“怎么了?李老板叫什么名字?”知道李老板叫什么又能怎么样呢?梁玉蓉想转让,她自己却缺少了商务谈判技巧,她能谈好自己的吧厅转让吗?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是梁玉蓉在试探我是否真有意受让。如果我有意受让,不给李老板机会,那我就是个生意人,如果我无意受让却借此与她接触,那就是我想与她谈朋友。

“他叫李闻中,你有印象吗?我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同学。”梁玉蓉拧眉想了一会说。

“我知道他。”我接着介绍了李闻中。李闻中是我初中同学,昨晚我见了他哥哥李闻华,我才得知李闻中想到厉以东的厉鹰集团打工,也许,李闻中已经跟厉以东搭上关系了。

“原来?还是厉以东想得到这间吧厅呀!”梁玉蓉忽然有些不高兴了,自语说,“厉以东算计我。”厉以东以没有现金付给梁玉蓉做离婚补偿为名,逼使梁玉蓉接受这间吧厅,并与他办了离婚手续,这会却让他同学李闻中受让梁玉蓉的吧厅,这不罢明玩了梁玉蓉一把么?还煞有介事地将这事告诉我,劝我受让。

“他算计你?何以见得?”我无意打听梁玉蓉与厉以东离婚的细节,但梁玉蓉都这么说了,我不顺嘴问一声,似乎也说不过去。

“他还不算计我?李老板都准备去厉鹰集团上班了,他跟厉以东是什么关系,还用我说吗?我看他一会发不发李闻中的电话给我。”在梁玉蓉看来,我与李老板的不同之处就是我现在自立了,不再是厉鹰集团的员工,否则她是不会私下约我相商这事的。

“这么说,你不想转给李老板了?”我笑着问,看来,梁玉蓉是真想变现,不想弄这个生意,她一个医生,即使空余有时间,也未必有精力经营的。

“什么李老板?他充其量是个伙计,厉以东的小伙计,我要是有下家可以转,我绝不会转给他?”梁玉蓉忽然看着我说,“如果你不想接手,你替我跟李闻中谈吧厅转让好了。”

“让我替你跟李闻中谈你的吧厅转让?”我真不知道梁玉蓉是怎么想的?我连“前进2012”吧厅的员工都不是,我怎么跟李闻中谈判?梁玉蓉这是在试探我吗?我笑着说,“我连吧厅员工都不是,这个事让我跟李闻中谈,合适吗?”

“我授权给你,你不就有身份跟他谈了?”梁玉蓉盯着我,她始终没有告诉我,她不久就要出国了,她是没有时间管理她的吧厅,也没有时间和心情谈她的吧厅转让,因为她面对的商务对象,也可能是她前夫厉以东本人。

“你真想授权给我?”我想让梁玉蓉将吧厅转让的事授权给她妹妹梁玉婷,可是我不接受她的授权,那就是不爱她,不是在追她,我忽然心中一喜,却笑着说,“我是厉以东的朋友,你不怕我跟厉以东、李闻中合伙算计你吗?”

“是呀!我要授权给你。我怕你的话,我就不会授权给你了,你不是看过吧厅的财务报表吗?再说了,厉以东和李闻中不接受我吧厅的话,你可以替我找下一家嘛!总之,这个事我委托给你。你要拒绝我吗?”梁玉蓉说得很真切,在她看来,两年前我就“反”了厉以东,早就不是厉以东的同盟了,相信别人,还不如相信我这个同学。

“我?我接受你授权,不过,这事是不是跟梁经理商量一下?让她也知道?”我想将梁玉婷拉进来,毕竟,有些话我不好直接与厉以东商谈,让梁玉婷代表梁玉蓉更合适。

“我只授权给你,如果你想让玉婷知道,那是你的事,我不管这个,怎么样?”梁玉蓉说完拿过她的手包打开,往里掏了一会,却没有真正打开她的手包。

“嘿,这事怎就变成这样了?你授权给我?行。”我是真没想到梁玉蓉是这么相信我,不再认为我是她前夫厉以东的朋友,而是她的朋友,她究竟在想什么呢?我接受的话,我就得忙这个事,我忙得过来吗?我已经答应她了,再忙也得为她服务。

“你就这么答应了?你不要点报报酬什么吗?”梁玉蓉忽然笑开了,她笑得那么开心。

“呃,报酬?你看着办,但是我也许未必那么快就替你转让出去的,对象也未必是厉以东和李闻中,你刚才不是说了吗?如果厉以东、李闻中他们不接受,我可以找下一家。”我在想我与厉以东谈这事,我该如何跟他谈呢?

“我授权给你,这事你做主,底价嘛!两百五十万,如果谈高了,全算你的报酬,怎么样?”梁玉蓉又笑开了,象个小姑娘似的。

“两百五十万?这个价是不是有点高了?”我替梁玉蓉谈成的话,梁玉蓉是不是就算拿回她的离婚补偿了呢?如果谈低了,不仅我没有报酬,梁玉蓉也亏了,是这样吗?

几天前离婚时,厉以东因为没有现金付给梁玉蓉,才将吧厅整个“分”给了梁玉蓉这个前妻,他这会却要受让?他或许找到合作者和资金了,否则他上周六找我之后会联系我的,可他并没有联系我,我打了他电话,他也没有回电话。

“嘿,厉以东说这间吧厅可以谈三百万呢?”梁玉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?她疑惑地说,“难道一开始,厉以东就蒙我了?那些设备什么根本就没花那么多本钱?”

“也许吧!不过,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。”在我看来,厉以东一定以为民生路的旧城改造项目能立项,他才又让李闻中踅回头从梁玉蓉手中受让,他打的是“前进2012”吧厅能升值到五百万的主意,他以三百万做为最高价诱惑梁玉蓉也不为过,问题是旧城改造项目能立项吗?就我中午与区领导的接触,这个旧城改造项目绝不会象厉以东像得那么简单。

“那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?旧城改造真有戏吗?”梁玉蓉急问。

( 快捷键 )<<上一章目录下一章>> ( 快捷键 )